爬墙再久 都会回归
说要开坑 一定填完
同人绝不发刀 除非当时有病

九年胡椒
黄轩潘粤明粉儿
天生喜欢阿杰声线
叔聂奶聂都喜欢 秦时只为盖聂看
只要等得久 荼岩终聚头

亨利卡维尔心头好
克里斯派恩小可爱
RDJ大佬永远的爸爸

八年黄担
st入坑冈田卷卷
弱胜入坑山崎闲闲
山猫入坑kame和也
香川松重远宪渡部笃叔叔们真可爱
KinKiKids奔奔奔巨好玩

【龙幽中心】「卷耳」章之一·奇石(小修1)

请勿转载

章之一   奇石

私设:

洄光、洳姒、沐元:三位大宫女。沐元本章未出场

芥鹇:禁卫统领,镜丞旧部。

九黎祠改为庙宇式建筑群

 

***

 

      新生的魔推开窗户,好奇地看着暗红的天幕下落下的水珠。伸手去接,雨丝落在掌心,透明而清凉。细雨淅沥,绵绵密密地落在祭都的每个角落,将祭都变成了一处朦胧的画境。

      魔界水脉恢复的六十多年来,每年冬末春初的时候,夜叉全境就会被笼罩在这样温和的雨幕下,仿佛之前近百年的干涸炎热,都如一场梦一般从未发生过。

 

      雨一直下到夜半时分,仍没有要停的迹象。夜叉王寝殿内,却不见夜叉王的踪影,只有几个掌灯的小宫女强打着精神,守着烛台不敢睡去。

      忽然,寝殿的门被推开,一个年龄稍大些的宫女提着宫灯走了进来。昏昏欲睡的宫女们顿时被惊醒,连忙迎上前去:“洳姒大人。”

      “陛下大概一连几日不会回宫,洄光姐姐吩咐了,你们最近不必过来守夜,回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  小宫女们诺诺应是。回身吹灭灯火,跟着洳姒鱼贯而出。寝殿内顿时漆黑一片,寂静无声。

 

      而另一边,祭都九黎祠内,夜叉王随身的大宫女洄光沿着回廊端着一盆洗沐用的清水回来。到了侧殿门前,瞧着细雨不停,她忽然想起殿内火炭前夜已经快要烧完,只怕不够御寒,连忙吩咐守殿的卫士去找司暖的宫人取些来添。

      一名卫士领命离去,另一名则帮她打开了侧殿大门。洄光端着水盆走进暖阁,就看到暖阁榻边书卷散落,忍不住轻轻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唉,又睡着了。

      龙幽和衣靠在榻上,一只手还向外伸着,指尖垂下,保持着抓握书卷的姿势。洄光轻轻把水盆放在一旁,拾起地上散落的书卷,放到龙幽手边的小柜上,又小心翼翼地为龙幽取下发冠,解开发髻。正要替他脱靴时,惊觉他微微一动,连忙退开一步静候。

      不一会儿,龙幽就睁开了眼。他迷迷糊糊地往四周一看,看到洄光站在一旁,反应了一会儿,才后知后觉地道:“我睡着了?”

      洄光恭恭敬敬地答道:“是。”看到龙幽又伸手去取书,上前劝道:“陛下,夜已深了,您还是早点休息吧。明日休沐,这些书,您明日再看也不迟的。”

      龙幽手一顿,也想到自己若不休息,自己的大宫女只怕要守上一夜,这才道:“好吧,你去取水来与我洗漱。”

      洄光转身取来放在一旁的清水,幸而水尚温,她把布巾放入水中轻轻浸湿又3一手束着散下的头发,一手接过洄光手中的布巾洗脸。

      此时,门外正好传来宫人的声音:“火炭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  两个宫人提了火炭进来,打开炉盖,小心翼翼地取出烧过的木炭,将新炭一块一块加入炉中,不敢溅起半点火星。添完火炭,又取一柄小扇略略醒火,这才盖上炉盖。

      洄光服侍了龙幽洗漱,回头一看,对司暖的宫人道:“这炉子怕是太小。你们记着,火炭过两个时辰要再来添一次。”

      宫人应是,向龙幽行礼后就退出了殿外。洄光为龙幽换下王服,除下鞋袜。一直到龙幽躺在榻上闭目入睡,她才吹熄了灯火,退出侧殿。

      龙幽闭着眼,侧耳听着洄光的脚步声渐渐远去,才又坐起身。他指尖微微一划,掌中就燃起一团冷火,随手一招,方才洄光留在桌上的烛台,便无声无息地飞到床头,被冷火点亮。确定殿外守卫的士兵不会注意暖阁内的火光后,他才伸手在小柜上的一摞书里翻了翻,找出了还未看完的那一本,就着冷光往下读。
 

      第二天天还未亮,龙幽就被冻醒了。

      刚刚入春,夜晚寒意仍重,更别提又下了一夜的雨。离床榻三五步远的火炉微微弱弱地燃烧着,已经不能散出足够的热量。龙幽原本靠在榻边,撑起身子,才发现锦被已经落到了腰间,中衣的系带也不知什么时候散开了,胸前空落落的一阵阵发冷。

      殿外雨声未绝,烛台上的冷火也尚未熄灭。龙幽拾起掉在地上的书,放回小柜上,猜想自己大概又是撑不住睡着了。

      门外传来细碎的脚步声,仔细一听,还能隐约听见洄光告诫宫人的声音。龙幽手一扬,烛台瞬时熄灭,回到了原处。自己也一倾身在榻上躺好。

 

      洄光轻手轻脚打开了侧殿大门,招手让三个提着新炭的宫人跟着进来。趁着他们更换炉火的空当,洄光蹑足走近龙幽榻边,看见龙幽半个身子露在空气中,赶紧为他盖好了被子。火炉重新添满后,她才领着几个宫人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殿内渐渐回暖,龙幽闭着眼,慢慢地又生了困意。他意识不甚清醒地挣扎了一会儿,最终还是拥着被子睡着了。

 

***

 

      洄光刚刚从侧门送了司暖的宫人出去,正要回自己的寝处,迎面却又碰上了三人走来。其中打头的一个四处张望着,见了她,连忙唤了一声:“洄光大人!”

      洄光脚步一顿,又仔细看了眼来人,这才发现面前三人都是王宫司暖职下的熟面孔,后面两个年纪稍小的还提着炭桶。她惊讶地道:“你们怎么……?”

      那宫人连忙解释道:“陛下的寝宫和政事殿走水,近卫营人手又不够,司役司暖两职的侍从也都被分派去灭火了,我们职内没有得空的能抽开身送火炭过来,这才来得晚了。幸而火势不大,加之又下着雨,所以两宫并没有什么损坏。洳姒大人特意命我们向您告知此事——”

      洄光闻言,大惊失色,急忙追问道:“你是说,在你们之前,司暖职并未遣人送火炭过来?!”

      三个宫人从没见过洄光这般疾言厉色的模样。两个小的已经把头深深地埋了下去,只有为首的那个瑟缩地答道:“……是。”

      洄光一双眉紧紧地拧了起来。她定了定神,一咬牙强迫自己冷静下来,可一开口声音仍不自觉地发颤:“我知道了!快!你们速去前殿找芥鹇统领,让他到侧殿来!”

      三个宫人听得洄光语气急厉,自然不敢怠慢,连炭桶也顾不上提,就冒着雨穿过庭院往前殿去了。洄光也再不能顾及什么行不曳裙的礼数,匆匆返身,去看龙幽的状况。

 

***

 

      芥鹇率领一队军士赶到侧殿外时,洄光已在门前等候,见到他急忙迎了上来。芥鹇见洄光神色有异,连忙抬手让兵士暂停等候,压低声音问道:“你这么着急唤我来有何事?”

      “王宫走水之事,你可听那三个宫人说过了?”

      “火起时已有留守宫内的卫士报信与我知道。”芥鹇仍是疑惑,“怎么?有何不妥吗?”

      洄光不答,只是向他打了个摒退左右的手势。芥鹇会意,转身吩咐军士在外面严守,自己则随洄光进了殿内。

      殿内的烛台并未全部点起,是以尚有些昏暗。芥鹇先一步走到龙幽榻边,却见龙幽翻来覆去,似是睡得极不安稳。

      洄光仔细关好殿门,也走了过来。芥鹇怕惊扰龙幽,想把洄光拉到一旁,再做询问。可洄光的下一句话,便惊得他忘了动作:

      “陛下他……怎么也醒不过来。”

      “你说……什么?"

      洄光到底总管宫内事务多年,方才在宫人面前的急惶之色已然消去不少,此刻已经能镇定下来,向芥鹇细细讲了事情经过:“有奸细趁着宫内混乱,装作司暖职下的宫人混入了九黎祠。我一时疏忽,把他们带到了此处。等我意识到不对再回来时,就发现陛下辗转反侧,似是做了噩梦。我想唤醒陛下,可无论如何就是叫不醒……”

      这下子倒是轮到芥鹇急了,直接打断洄光的话道:“你可记得那三名宫人的样貌细节?”

      洄光眉头一皱:“司役司暖两职都是洳姒掌管,我对这两处的宫人只是眼熟,不如她对人名熟络。此刻回想起来,有一个应该都是司暖职下之人没错,只是名字我却叫不上。我已经遣人到洳姒那里,让她清点宫内人数,顺便也去取名册来,我再细细查一查。”

      “也好。你尽快把他们的身份查出来,我也好发告通缉。”芥鹇顿了顿,又想起什么,“御医怎么还未到?”

      “御医我已遣人去请。还有……”

      “怎么?”

      “你可知道,这是何物?”

      洄光从袖中取出一块幽蓝色的石头来。芥鹇一见,不由得睁大双眼,急问道:“此物从何而来?!”

      “是我在火炉里发现的。”洄光见到芥鹇的反应,心里的猜测又肯定了几分。她将蓝石塞到芥鹇手中,接着问,“这东西,只怕不是魔界之物吧?”

      “不错,这的确不是魔界之物。”芥鹇的神色愈发凝重,自言自语似的又道:“难道他们贼心不死,竟和修罗勾搭在了一起?”

      洄光听不太清,不过瞧芥鹇认识这块石头,心里也算略略安定了几分,连忙追问:“是此物……使得陛下昏睡不醒吗?”

      芥鹇这才回过神来,向洄光解释道:“此石名为络梦石,是里蜀山妖界独有。妖族诡计多端,尤以术法出名。他们有一种咒术,名为络梦,能够使生灵陷于梦境,无法脱出。这络梦之术,便是以此石作为依凭施用的。三十年前陛下亲征,与妖界作战时,我曾见过军中一位副将中过络梦石之术。陛下曾经说过,此术若是能凭一己之力脱出,方不会损伤修为。不过当时那位副将兼受重伤,情势危急,最后还是陛下施法救回。只是这解救的术法,也只有陛下一人会……”

  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“络梦之术,非伤非病。”芥鹇捏着络梦石的手不由得越来越紧,“此事,只怕御医是无能为力的。”

      洄光气息一滞:“……那怎么办?难道陛下会这样一直睡下去吗?”

      芥鹇眸光一沉,勉强扯开一个笑脸,安慰她道:“你放心,陛下对妖界熟知,此术对他并不会有什么威胁,他一定很快就会醒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洄光转头去看龙幽,见他仍是眉头紧皱,呼吸粗重,强压下去的担心慌乱全又涌了上来,气息也有些不稳。芥鹇扶住她的肩膀,严肃道:“洄光,陛下昏睡不醒,镜丞将军又不在祭都中。修罗虎视眈眈,只怕祭都中有不少他们的眼线。我们必须稳住形势,不能给他们可乘之机。”

      洄光听了,也心知此时不是软弱动摇的时候,强自定下心神,回应道:“你有什么安排么?”

      芥鹇低头想了想,道:“此时暂时不可透与外人知道,你就推说陛下染了风寒,需要静养,将朝会暂停五日。待会儿御医来了,不可让他进来查看陛下的状况,将他扣在其他地方不要放回去就是。”

      “好,我去看看御医来了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“等等。”芥鹇止住洄光的动作,“既然确定妖界牵涉其中,只怕那三个奸细易容的可能性更大些。只是不知道他们的真面目,我只能先传令城防营封城戒严了。我派三名死士过来,你有什么要与洳姒沟通的,尽管吩咐他们去传达,只是尽量不要离开九黎祠。”

      “陛下染恙,我这个随身宫女自然没有不陪伴服侍的道理。”洄光点头会意,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  洄光退出殿外,芥鹇这才转头又走到榻边。他将络梦石放到龙幽手心,目光灼灼地看着他:

      “陛下,这络梦石之术于你而言不过是小菜一碟……你可是察觉到了什么,才故意陷入术中么?”

 

=============

TBC

前期都是龙幽中心,我一直在想要不要打溟幽tag来着,算了等到龙溟出来再加吧……

评论 ( 10 )
热度 ( 8 )

© 昭延 | Powered by LOFTER